公孙追爱秘籍
让你告别光棍生涯

《笨小子把妹秘术电子书》:三个小时,拿下校花!【实战案例,附全程聊天截图】

校花,不管在中学时期还是在大学的校园里,这个词永远是带有传奇色彩的。大多数男孩,都曾经幻想过能和校花来一次邂逅。你们的导师也不例外。学生时代的我,在广西的一座十八线的小县城里也幻想着这些美好。校花好像永远是校园里最靓丽的那道风景线,所到之处总是受到大家的关注。

                                       ★★★点击这里免费领取 笨小子把妹秘术★★★

书上说:美人是上帝的神创。而所有校花的相似点就是:美。所以她们一路以来都能享受着颜值带来的即时效应,他们身边有成群结队的追求者,永远成为其他女生妒忌或者羡慕的对象。而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以矮穷矬著名的我竟然会和校花来一次灵魂的触碰。

01.jpg

你心目的校花是什么样子的呢?

犹如奶茶妹妹似的甜美还是陈都灵的清纯?

 

而在我心中泛起涟漪的她是这样子的:

像雕塑般精致的脸,透明水嫩的肌肤,白泽水润的脸庞上,漆黑的双眸似两个黑不见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留影神秘莫测。

 

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孤傲的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丝冷笑,黑色的发丝映着漆黑的眼眸,仿若晶莹的黑曜石,清澈而含着一种水水的温柔。

 

我始终相信一个优秀的把妹达人,一定是能游刃有余的和女生们斗智斗勇。

 

而我遇到的这位女生,她还在读大四,广西的一所大学里,是同学们公认的校花。

 

03.jpg

04.jpg

05.jpg

真正牛逼的把妹思维,就是让妹子泡你,如何把自己包装成妹子想泡的男人?加我私人微信:55640812(←长按复制),可免费指导,加就送3份精彩微信撩妹案例

我跟她是在相亲软件上认识的。

 

第一次聊天以不回复的收尾后我们并没有什么什么交集,她就像从我的世界消失了一样。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社交越加的感到厌倦,人们渐渐明白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其实非常的脆弱。

重新建议一段非常深厚的感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成本,很多人只要稍微不联系就很快从彼此的世界消失。

 

相隔三个月的这段时间,我没有在继续跟她联系,并不是因为我对她没有兴趣,而是因为每天的工作以及距离早就稀释了我对她的热情。

 

直到不久后她发了一条朋友圈。发现的内容是昨天刚到的广州,第二天果断的切私聊。

06.jpg

07.jpg

08.jpg

09.jpg

10.jpg

添加导师微信:55640812(←长按复制),每天送出10份《聊妹套路》(八年撩妹1000案例精华集锦,改变你的一生)

在聊天中,我了解她只是在广州短暂的停留两天,以及其他信息。如果我不把握这次机会就稍纵即逝。

 

从怪她不回信息到邀约,我一点一点的渗透这次不见的话我们都会从彼此的世界里消失。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美人总是持宠而娇。

 

我心里明白在网上并且这短短时间是完全不足够我去跟她拉近关系的,这样太慢了。而且时间给我的也是不多的。

 

所以当天对换了相互的电话,以及地点,然后十一点下了班匆匆忙忙赶了过去。

 

结果…….

11.jpg

当人一旦陷入感情之中就很容易拥有非常强烈的控制欲,当这种控制欲和占有欲没有得到满足时就很容易产生负面情绪。

 

一度开始以为这校花级的女生会与我无缘,虽然我颜值不高,也是个小胖纸,但泡神小七是个很要面子的人好嘛!

 

在内部指导学员通常最多的就是邀约要确定时间,地点,以及联系电话,这样是为了防止女生放你鸽子。

 

后来原因是她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手机调了静音,轮番跟我道了歉后匆匆忙忙赶来。

等待了小半会,让我心里逐渐地有些不爽。

可今晚迟迟到来的女主角,出场那一刹惊艳到我了!

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肢,犹如画中走出来的窈窈淑女。穿了一身紧身的白色短裙,现实的她比照片更加的精致,淡淡的妆容,笑起来很阳光,没有那么高冷的感觉。

 

而这次的约会远远超乎了我的想想,足足三个多小时,这让半夜疲惫的我临近崩溃。

 

兄弟们容我一一道来。

 

当见面的时候我并没有去用以往的调情气氛的技巧,微妙很默契的相视一笑,灯光下的她很是唯美,甚至让我有种初恋般的感觉。

 

也许在我目光看着她发呆这一会儿的时间,她的脸蛋稍微红了一些,低下来头。

 

我反应了过来说:“额…sorry,你让我的那颗心有点不安分的乱窜。”

 

坐下都坐下,虽然你们泡神小七说了不骚,但我还能走心呀~

 

当时妹子脸更红了,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话不停的捋了捋秀发。我哈哈的大笑牵起她的手,一路上我不断的去挑逗,时不时开一些小玩笑小段子,把女生逗得哈哈大笑。

我很享受这个约会的过程,就像情侣一样,嬉笑玩闹。或许这是我之前遇到的女生都没有过的感觉。

 

但接下来的故事让我心情彻底直线下降。

 

我们逛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她停下了脚步跟我说:“其实我跟我同事约好了在清吧喝酒的,你要不要先回去?”

我愣了一会,脑子飞快的想:what? 这就完了?跟我想的剧本不一样。

“我们才见了一小时耶,那边几个人?”我装的有点委屈在讲。

她:“就一个男生,你要陪我去嘛。”

嗯…酒托,拉消费各种骗子,她这是今晚有伴了?瞬间冲击了我的大脑,我直接回了一句:“不想耶,我想找个地方,我们坐下来聊聊天。”

她拒绝了,互相交流了一番,在那一条街来回的走,我的没有离场使女生慢慢开始感到烦躁。

她:“其实我不想交男朋友,不喜欢,也不喜欢你。”

 

敲尼玛!在跟我装逼还是在耍我呢?

 

我没有发脾气,也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举动,甚至眼神很温柔的看着她:“我送你去清吧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似乎我眼中的柔软让她暖到,她“嗯”的一声后踩着小碎步走了。我紧跟着在后面。

 

作为一位绅士的小胖纸,理应遵守中国的优良传统,让一个女生半夜三更独自离开是不是不太好。(不装了,其实更多的是我还不想放弃)

 

在这一路上,我适当的去闲聊,慢慢把尴尬的气氛扭转了过来,牵了她的手也没有抗拒。

 

到清吧不远处,我放开了她的手:“你去吧。”

她:“那你呢。”

我笑了笑:“我去买瓶水,等你回酒店了再走。”

 

“转身离开,你有话说不出来~,蔚蓝的珊瑚海~错过瞬间苍白。”

周杰伦的歌唱出了我当时的心情。

此刻已是午夜两点,她走了,我心中遗憾再多,纵使心里有些不甘,也不得不承认她今晚的男伴可能不是我。

 

你们以为故事结束了么?以为这是一个失败的约会?

然而并没有!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时间,我在美宜佳正准备啃着面包(其实泡神小七知道,机会还在),突然手机响了一下,我很不耐烦的直接接了起来,那边传来了很空灵的声音:“喂~你还在嘛,我出来清吧了。”

我笑了一下:“你自已吗,宝宝可不想吃狗粮呦~”。

电话那一头的她笑声很大:“笨蛋,我跟他聊了会天就放他鸽子了,你要不要来接我?”……

12.jpg

13.jpg

Ok,今天简单的给兄弟们分享了我,历经三个多小时的约会过程。

其实更多的是想带给兄弟们的是:也许在在旅途中你会失去她,会错过她,又或者是某种原因,但我们作为男人本该放的起放得下的勇气去面对,不管是爱情还是生活,事业。

因为,她,本来就不属于你。

 

我是泡神小七,在寻找自已的路上,我们都一样。我把我这几年所学到的泡妞技术以及我这几年实战回来的把妹经验,都整理成了一本书,我给这本书起了一个很老土的名字,叫做《笨小子把妹秘术》。

是我这几年精心收集和自己研发的把妹技巧和把妹套路,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加我的私人微信:55640812(←长按可复制),我可以免费赠送给你,可以帮助你在摆脱单身的过程中更加顺利,结了婚的兄弟啊,那就不要来瞎搅和了哈。

那么他能给你带来什么样的泡妞效果呢?

我们可以看看使用过这本书的兄弟们的战绩:

05.jpg

06.jpg

07.jpg

    最近我也在开班授课,目的是为了帮助更多的兄弟摆脱单身,重塑男人风采:

如果你也想成为把妹达人,获得情感自由的能力?

来吧,添加我的微信:55640812(←长按可复制),免费赠送独家泡妞秘籍《笨小子把妹秘术》,一本仅仅通过聊天就可以让妹子爱上你的把妹禁书,添加微信每天都能看到我朋友圈分享的把妹最新技术,以及我每个星期都会举行的免费撩妹直播公开课哦,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我在微信等你哦!

 

 

 

 

 

 

 

 

 

 

 

 

 

 

 

 

 

 

 

 

 

 

 

 

 

 

 

 

芳草被传到了永安宫,她心中惴惴不安,但因着在涵春室住了一段时日,倒是没刚进宫时那样的胆小无措了。
她心下甚至还有一点期待……
太后娘娘单单传了她,而没有传蕊儿,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交给她去办?

这次还会有银锭吗?
想到这里,芳草心下激动更甚。

连翘却斜眼瞧了瞧她,道:“跪着吧。”
芳草愣了愣,问:“娘娘呢?不是娘娘传我来吗?”
“娘娘还未起身呢。”连翘说罢,伸手就将芳草按了下去。这点苦头芳草当然是吃得的,她只当是宫中规矩本就如此,于是心下再有不满,也还是乖乖跪在了永安宫外。

这一跪,就没个头似的。
芳草渐渐跪得膝盖都发麻了,她忍不住抬头问连翘:“娘娘还未起身吗?”
连翘冷声斥道:“太后娘娘如何,也是你能打听的吗?”
芳草张了张嘴,心下也憋着气,只是到底不敢撒,她弱弱地道:“可我已经跪了很久了,腿都麻了。”
连翘嗤笑:“这算什么?方才一炷香的功夫呢。且好好跪着,跪满两个时辰再说。”

芳草一听两个时辰就头皮发麻。
她忍不住仰头看着连翘,问:“你是不是故意为难我?”
“你什么人,我什么人?我来为难你干什么?”连翘不屑地一笑,转身往永安宫里头走,走前还没忘记吩咐两边的宫人:“看着她,别让她起身。”

这不过是宫里头拿来罚人最常用的手段,低级得很呢。但芳草不知道,就这么个低级的手段,就已经要将她整死了。
随着时间推移,她的膝盖开始蔓延开强烈的刺痛感。
刺痛感最后又变成尖锐的疼,像是拿了锤子狠狠凿上去一样……

这会儿太阳已经出来了,日光披洒在她的身上,晒得让人心烦意乱。
她慢慢觉得口干舌燥,头晕眼花,四肢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似的。她转头看向两旁的宫人,哑声道:“姐姐,我能起来了么?我跪不住了。”
却没一人理会她。

芳草又疼又怕,她慢慢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如果太后真的是传她前来有事交代,绝不会这样待她的。要么是太后想整治她……可她做错了什么?要么便是连翘看不惯她,擅作主张欺负了她!
芳草也就只能想到这儿了,因为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团浆糊,连视线都叫汗水和泪水模糊了。

连翘这时才又走出来,她看了看芳草,似乎还觉得不够,便笑了下,道:“芳草姑娘渴得很,你们没瞧见么?还不快去取水来!”
芳草心中一松,心说可算能结束这一切了,永安宫的人到底还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一个小太监转身去取水,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提了个木桶回来。
他在芳草身边站定,高声道:“请芳草姑娘用水!”
说罢,竟是一桶水从芳草的头顶浇下,芳草被浇得措手不及,水从她脸上滑落,让她感觉到了窒息,又感觉到了冰冷。

芳草的脑子混沌得更厉害了。
这些人就是在故意欺负她!欺负她……他们欺负她!如今的她已经不是过去的村姑了,她是芳草,对,他们还叫她芳草姑娘!她是伺候皇上的人!
芳草猛地爬了起来,她的腿脚发软,还疼得厉害,于是她摇晃两下,一下子扑倒在了连翘的脚边。连翘叫她吓了一跳,骂道:“作什么?谁让你起来的?”

芳草抱住了她的腿,死死不让她脱身:“连翘姐姐为什么为难我?我做错了什么?我要见太后娘娘!我要见太后娘娘!”
连翘一脚踹在她的背上,冷哼道:“见太后?太后娘娘却是不想见你呢。你倒是好本事,从永安宫出去才多久,便在养心殿招了事儿。如今后宫前朝议的都是你这桩事!你知道你办了多大的蠢事吗?大臣们都要拿你问罪呢!”

芳草半晌才听明白她在说什么。
后宫前朝都在议她?要拿她问罪?为什么?

芳草当然知晓那些当官儿的多可怕。
从前在岷泽县时,县令大人动动手指,都能将她全家摁死。何况是满朝的官员……
芳草的心狂跳起来,脑子里眩晕的症状更厉害了,她几乎呼吸不过来,她颤声道:“我没有,我没做错事……我小心得很……”
连翘冷哼:“谁管你做了什么,错了就是错了……”

芳草脸上的表情突然卡住了,连声音也都停顿住了。
她想起了一件不可能的事!
那日……那日她要和杨幺儿换花,还掐伤了她。后来皇上问了几句就没了下文,她以为没事了,她以为没事了啊……怎么会这样呢?
太后娘娘不是讨厌那个傻子吗?怎么还要为她出头?那些官员大臣又为什么?

以芳草的眼界和脑子,当然想不明白个中的曲折。
连翘将她数落完了,这才高声道:“芳草姑娘不遵宫规,冒犯太后,大闹永安宫。太后娘娘仁慈,罚其禁食三日,送往掖庭。”像是说给旁人听的。

芳草不知道厉害,一时还有些茫然,又有些害怕。
但连翘却很清楚她的将来了。
先是罚跪,浇水,再禁食三日,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再送去掖庭,折磨死也就不过几日的功夫。
这也是怕这农女皮糙肉厚的,一时弄不死,因而才费心了些。

连翘话音落下,便有人上前,架住芳草,将她拖走。
她的衣裳往下滴着水,留下了道道痕迹。
连翘厌恶地皱了皱眉:“真是个蠢人,只盼剩下那个聪明些,莫要再给咱们主子招祸患!”

被提及的蕊儿,这时迈出了门槛。
她在涵春室见到了杨幺儿。
蕊儿脸上带着怯怯的笑,她走到杨幺儿的跟前,低声问:“杨姑娘今日来得怎么这样早啊?”
杨幺儿理也不理她,只盯着脚下的路。

蕊儿想抓她的手臂,又不敢抓,怕犯了那日芳草一样的错误。
她只得匆匆跟上,在杨幺儿身后道:“你知道芳草去哪里了吗?她今日被传到太后那里去了,之后就没见回来了。”
杨幺儿还是不理她。
蕊儿再要往前,便被拦下了。

刘嬷嬷不冷不热地道:“蕊儿姑娘,里头不是该你踏足的地方。”
蕊儿脸颊微红,忙道:“嬷嬷,是我不懂规矩了。”说罢,她忙后退了两步,倒也不再追问杨幺儿了,她只是在杨幺儿身后道:“谢谢,我回去了。”
杨幺儿还是没说话。
跟前的小太监已经打起了帘子,杨幺儿乖乖走了进去。

蕊儿看着她的背影,心底泛起了酸酸的滋味儿,不过等转过身,她心底就被更多的恐惧所填满了。
皇宫,于她们这样的人来说,本就是至高的存在。她向往又羡慕这个地方,但又怕这个地方。永安宫的嬷嬷性子古怪,与她们说起宫里的规矩,总要冷笑两声,说:“别问不该问的,这宫里突然少个人,也是常事。”
芳草……是不是就成了那个少了的人?

蕊儿掐了掐胸前的衣服,赶紧回了自己的屋子。

杨幺儿进了门。
萧弋坐在紫檀红木灵芝纹画桌前,他手边摆了纸笔还有一块墨条。
杨幺儿从没见过这些东西,她好奇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摸摸纸、摸摸笔,再摸摸墨条,还拿手指头伸进砚台里头,用清水洗了洗手指。

萧弋便指着那些玩意儿,一个一个讲给她听。

“这是笔,写字用的。”他说着,拽出了一张宣纸给杨幺儿看。
那宣纸上用小楷摘抄着半篇游记,字密密麻麻排列在一块儿,杨幺儿看得眼晕晕,但又觉得这些像是小虫子一样。好玩儿极了。
她伸出湿湿的手指,戳着上面的字,还用力地摸了摸。

萧弋也不计较她手指湿湿的问题,淡淡道:“这就是朕用笔写的。”
杨幺儿半懂半不懂地点着头,说:“好看。”
她连上头写的什么都不懂,但就觉得字排在一块儿,好看的,像花纹一样。

萧弋便抓过了一张锦帕,给杨幺儿擦了擦手。
他又指着下一样东西:“这是纸,用来装字的东西。”
“白的。”杨幺儿说。
“嗯。”萧弋又指了指墨条:“这是墨,要放进这里面研磨,这样打圈儿……”他说着捏起墨条,放入了砚台中。
“黑的。”杨幺儿说。

萧弋顿了顿,憋了半晌,才憋出来一句:“真聪明。”
杨幺儿知道这是夸她的意思,于是她点了点头:“嗯!”

“取笔,蘸墨,才能写出黑色的字。”
这下杨幺儿没出声了。
萧弋也不计较,她本来开口的时候就少,大半时间都呆呆的,像块木头一样。
他不由想起底下人报来的讯息,原来她自幼时便总被关在院子里,只坐在一处地方,动也不动。白日里没人与她说话玩笑,只有入夜了,那杨氏回到了家中,捧着碗给她送吃食时,才会说上那么两句。若非如此,恐怕生憋到今日,她已经成哑巴了,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你看,你的名字这样写。”萧弋提笔写下“幺儿”两个字,字形方正。
杨幺儿这才动了,她用手指蘸了墨汁,跟着在宣纸上画。但手指却不大听话,歪歪扭扭,画不好。

萧弋见状,便将笔塞入她的指间。
可杨幺儿连握笔也不会,她就像是握着一根棒子似的,就这么胡乱抓着笔。
萧弋勾住了她细细软软的手指,一根一根地纠正。

“这样放。”

如此忙活了好一会儿,杨幺儿会不会握笔萧弋不知道。
但萧弋的手上全是墨汁的痕迹了。

掖庭幽冷,涵春室却是暖如春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公孙追爱秘籍_公孙秘籍_公孙追爱电子书-《公孙追爱秘籍》在线阅读_公孙追爱秘籍电子书_【PDF免费下载】 » 《笨小子把妹秘术电子书》:三个小时,拿下校花!【实战案例,附全程聊天截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学撩妹,点击联系我们领取公孙追爱秘籍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