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追爱秘籍
让你告别光棍生涯

《笨小子把妹秘术》:一直放我鸽子的女生,最后是怎么被我约过来的。

放鸽子:指的是你跟女生敲定好了约会的时间地点之后,她突然变卦,不来赴约。

想必有不少的兄弟们,都有过被女生放鸽子的经历,心态肯定很崩。

女人们经常嚷嚷,说自已精心涂了一层人民币在脸上,却被放鸽子了,男生就是十恶不赦。

                                       ★★★点击这里免费领取 笨小子把妹秘术★★★

那男生连约会搂腰接吻,双手该放哪里的步骤都想好了,被放鸽子,女生岂不也是罪不可恕?

首先,你要明白一点,女生是不是很喜欢放人鸽子?

答案简单又残酷:女生喜欢对不重视的人放鸽子。

今天我要讲的就是,在接二连三被放鸽子的情况下,我是怎么保持好自已的心态,让一位气质极佳的女生最终投入我的怀抱。

我跟瑶瑶相识在夏季初开的4月19号,可也很不凑巧,当时我已经在回广州的高铁上,异地的客观因素难以避免,所以短暂沟通后切断了聊天。

瑶瑶是一位挺有气质的女生,家教好,修养不错,加上是家里唯一的独生女,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像那些被屌丝跪舔出公主病的女人。

闲暇之余的爱好是去朋友的酒庄喝喝红酒,去健身房跑跑步,我不止一次想象她甜美外表下的魔鬼身材被我搂着的画面。

 

感情是个不联系就淡了的事情,尤其是在这个发达的网络时代,大家最不缺的就是见不上面的网聊对象。

即使我身在广州,她在广西,互动不错的情况下,我选择了继续维护。

转折点是在第二个月,在我准备回一趟广西的之前。

我通常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去一个地方,不管是旅游还是办事,都会群发一些消息给那边的女生。

除了一些回应一般,几个可以直接邀约的妹子之外,这气质极佳又不失精致的瑶瑶,让我心心念念,几个开场闲聊后,我开始植入了邀约。

在她对这次的突然邀约并没有出现抗拒,反而只是要求带一个闺蜜,我深知她对我的一个不安全感以及信任度不够。

这时候寒哥用了一个强势带领,以及最后的框架,这让女生很委屈给了我一个“你要不要这么霸道”的反馈。

很残酷,寒哥要告诉你们的是,回南宁的时候我把她给忘记了…..,我是去见了另外一位小公举。但好在她并没有对我的失约产生不好的反应。

也许是上天的故意在调戏,把我们的故事姑且延后了。

也许是我的性子不急不躁,在这一个月内不断的维护,让瑶瑶对我产生浓浓的爱意。

她甚至主动提出了要过来广州找我。

但我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并不顺利。

对,我被放了鸽子。

我开头说过,女生爱放不重视的人鸽子。

然而,从她跟我聊天时候的回应来看,她是重视我的。所以这个原因是不成立的。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瑶瑶放我鸽子的原因,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有机会见到她。

而我得出的结论是:除了她对我有一定的防备心,以及工作上的时间差异外,

与其说她对我不喜欢,还不如说她不喜欢自已看起来太过随意。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保持耐心,展示出愿意等待。(其实我是想尝试下总统大酒店的床垫)

前两次我都是以理解她的情况,以一种暖男的形象展示出我的风度,表示没关系,我能理解。但没想到换来的是她一而再再而三被爽约。

这时候换做很多兄弟,心态已经崩了,觉得佛系见面吧,不再强求。

这种做法是错的。

因为她放我鸽子,但又会去解释说明原因。这就说明她对我的好感还是有的,如果我还无条件放弃的话,这段关系会让她觉得无所谓了,那才是凉了。

记住,如果在一段感情中拥有太多的隐忍、患得患失,那这段感情一定是不平等的。

当你意识到不平等的时候,你要及时找回自已的位置。

后来的聊天中,我有意识地把态度摆得稍显强硬。

很多感情里并不是无疾而终,而是失望攒够了,自然各自散场。

这就是我所谓的找回自已的位置,她是舍不得我的,所以在我态度一直冷漠之下,她决定了这次来见我。

就这样,在经历了一波三折后,我和瑶瑶有了第一次见面。

当从酒店下来接我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神里,除了容易让人深陷的神秘感外,还有一丝丝的愧疚以及温柔。

当然,我指的是不是义正言辞的指责她,而是一种略带委屈跟撒娇的语气跟她倾诉。

很调皮的对她讲:此时此刻,我想唱歌一首,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

瑶瑶噗一下就笑了出来,本来见面还有点拘谨的局面得到了化解。

她主动的挽住我的手,我们一起走进了华丽而又高贵的总统大酒店大门。

也满足了我我来广州许久首次体验一次总统酒店的套房~(这里可以跟兄弟们分享,其实总统酒店的床是可以拿来蹦迪的)

其实以上的内容都不是我想分享的重点,而是……

此刻有些兄弟看到这几张内容后能够猜的出来,瑶瑶来找了我的这两天,中间我并没有时间去陪她玩。而是在工作。

看了公开课,大家都知道我是拓哥的门徒。而那几天,刚好拓哥的新门徒过来了,我帮着拓哥一起带着小师弟去拍展示面,搭讪。几乎每天都忙到夜晚十点。

我望着下班的人潮带着我对瑶瑶的愧疚消逝了在这条街上。深知此时的自已需要的是努力去奋斗,认真的工作。

这样的我,是不足以有一个正常时间去陪伴,或者说拥有一个女朋友。

这天晚上,看着她枕在我手臂甜美入睡的时候,我却想起拓哥的话。

我失眠了。

拓哥和我说的一句话:“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你想获得一样东西,你得付出同等的代价。也许是你的时间抑或是金钱、精力”。

那时候的我对于他说的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但当晚的我,终于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明白我想要在这情感事业上取得成就,那我总归会放弃掉一些东西。

每一个让人觉得羡慕,华丽的人的背后,都有着他人理解不来的风雨。

她走了,也带走了我对她的眷恋……

林玄有种强烈的预感,今天这一战,会是他三年来最凶险的一战,一着不慎,他真的会死。

出于内心对叶龙意最大恶意的忌惮,他悄悄隐藏了三分实力,表现出来的速度和反应力,比刚才面对殷雪乔时弱了少许。

但即便如此,仍然令王大宽等肉靶子们望尘莫及,几乎惊为天人。

殷雪乔则轻蹙着眉头想了想,美眸渐渐亮了起来:“怪不得这家伙一天只接一次活,看来耐力是他最大的弱点啊,哼哼,下次本小姐一次买你两个钟,一定让你好看。”

叶龙意信马由缰,显得胸有成竹,他并不热衷于追逐目标,却有自己的一套方略。

片刻后,他弯弓搭箭,对着百米外的林玄懒洋洋的射出一箭。

咻!

利箭破空而去。

林玄当了三年的肉靶子,对于箭矢早已有着远超常人的敏锐感知,已经近乎形成第六感。

即便不回头他也能确定,这一箭瞄的不是他,而是他前方五米外的一棵老树。

果然,随着砰的一声闷响,箭矢插在前方的树干上,入木三寸,落叶簌簌而下。

这一箭毫无效果,但林玄却微皱了眉头。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他发现这支箭的出现,令自己不得不重新调整移动方向。若是继续前行,需要绕过箭矢,会多作出两个动作。

不过这并没有给他造成太大困扰,他瞬间便选定了最佳路径。

很快的,第二支箭紧随而来。

这第二箭依然没有瞄准他,射在他三米之外的地面上,仍然是他的必经之地。

“不对!这似乎不是巧合,叶龙意在打乱我的节奏。”

咻——咻咻咻!

叶龙意突然动作加速,射出的箭矢一支快似一支,手速快的留下一串幻影,几乎在瞬息之间连射八箭。

每一支利箭都附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显示出强大的穿透力。

远远看去,八支箭矢形成一个螺旋图案,将林玄圈在中间,无论他向哪个方位移动,都至少会中一箭,反而原地不动是最安全的选择。

但原地不动真的安全?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林玄瞳孔微缩,绷紧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沉稳应对。

他当了三年肉靶子,还从未遇到如此危急的局面。不过他内心并无半分惧怕,反而生出几分兴奋,有种见猎心喜的兴奋。

“来吧!叶龙意,让小爷看看你剩下的两支箭能否让我见血!”

八支利箭带着呼啸的利风掠到近前!

林玄手握盾牌,身形微微躬着,遥望叶龙意,对于身侧的箭矢毫不理会。

但这时,经过身侧的一支利箭,突然爆发出一缕尖锐刺耳的声音。

嘶——

这声音不大,远处的人不会听到,但林玄的灵魂却如遭冲击,一阵刺疼。

“该死!这是金箭学府教授的惊魂箭!”

林玄脑仁疼痛欲裂,眼前瞬间漆黑一片,身形摇晃,差点栽倒在地上。

叶龙意已经违规了,但林玄却无从计较。

因为在他失神的瞬间,紧随其后的一支致命的箭矢已经近在咫尺,这一箭如果击中了,他将被穿脑而死!

“哼,这就是你敢忤逆本公子的下场!死吧!”

叶龙意射出这一箭后,嘴角的冷笑渐渐扩大开来,看向林玄的目光仿佛看着一个死人。

惊魂箭,专门针对目标灵魂。即便他已经压制了威力,仍然不是凡人所能抵挡。

不出意外的话,此时林玄的大脑已经短暂的失去了控制。

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僵住了!

只见危急中的林玄居然掷出了手中铁盾,砰的一声,箭矢被撞偏三寸,从他耳侧划过,没入树林深处。

他晃了晃脑袋,再次恢复了清醒,带着一脸的余悸,迅速前扑翻滚,躲到一棵树后,倚着树干大口大口的喘息。

“该死的!这些纨绔子弟真他么的不是东西!”

如果不是三年来养成的本能感知,他恐怕已经成为了尸体。

“可恶!”

叶龙意脸色阴沉如水,他连惊魂箭都用上了,却还是没能击杀林玄,这个结果他无法接受!

箭只剩下一支,他已经不打算玩下去了,以他的身份要杀一个低贱的肉靶子,根本无需顾忌太多。

至于金箭学府的规矩,那只是给普通学员立下的,而他叶龙意,并非普通学员!

他取出最后一支箭,三千斤强弓瞬间拉至满月,弓弦一松,咻的一声,箭矢没入长空。

箭矢所过之处,尘土倒卷,败叶飘散,仿佛掀起一股小型的风暴。

这一箭他没有用箭技,仅仅是纯粹的力量。

通过林玄露在树干外的一小截肩甲,他死死的锁定了林玄的脑袋。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箭足够击穿直径半米的树干,再轰碎林玄的脑袋,一击毙命。

砰!

果然,箭矢穿透了树干,又炸开了林玄的藤甲头盔,钉在十米外的一棵树干上,箭翎嗡嗡作颤。

叶龙意不屑的轻哼一声,懒得前去查看尸首,调转马头,向林外走去。

殷雪乔打马迎上前来,面色不悦的嗔怪道:“表哥,你怎么能违规呢?这样多不好!万一不小心出了人命怎么办,人家再去哪里找这么称心如意的肉靶子呢!”

叶龙意不以为意的笑道:“乔妹,一个低贱的肉靶子而已,死了就死了,大不了表哥给你当肉靶子好了!走吧,我们回去!”

“哼,我才不要你当肉靶子呢!你轻功那么好,我恐怕一辈子都射不中你,那多没意思!咦,表哥,你似乎还忘了件事吧?”殷雪乔眨了眨美眸道。

“什么事?”叶龙意一愣。

“你还没兑现你的酬劳呢,现在林玄陪你练了一个钟,你的秘籍已经是人家的了,你不会想反悔吧?”殷雪乔翻了个白眼。

“哈哈,乔妹,为兄倒是想兑现酬劳,可他一个死人也无福消受啊。”叶龙意心情舒畅的大笑道。

“死人?林玄怎么会是死人呢?你看,他不是出来了吗?”殷雪乔一脸古怪的道。

什么!

叶龙意转身望去,霎时脸色大变。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公孙追爱秘籍_公孙秘籍_公孙追爱电子书-《公孙追爱秘籍》在线阅读_公孙追爱秘籍电子书_【PDF免费下载】 » 《笨小子把妹秘术》:一直放我鸽子的女生,最后是怎么被我约过来的。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学撩妹,点击联系我们领取公孙追爱秘籍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